1. <dd id="sufma"></dd>

    <button id="sufma"><ol id="sufma"></ol></button>

    1. <div id="sufma"><ol id="sufma"></ol></div>
      
      
      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天津如何成為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先發城市
      2018-09-21 17:55 來源:人民網

      “天津是一座具有前瞻性的城市,處于新技術革命的前沿,正將智能科技和創新驅動作為發展的新引擎,在打造第四次工業革命的陣容中成為‘首發’城市。”9月的渤海灣畔,天津第六次牽手夏季達沃斯論壇,世界經濟論壇創始人兼執行主席施瓦布先生這樣評價這座城市。

      天津何以成為第四次工業革命陣容中的“首發”城市?天津如何搶抓發展先機創新發展?近日,人民網天津頻道專訪了南開大學經濟研究所所長、中國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戰略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劉剛。他表示,施瓦布先生的判斷與天津與中國的發展基本一致。以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作為抓手,把人工智能作為城市轉型升級的先導產業,通過培育富有活力的創新生態系統,推動智能科技與現有產業的融合,是天津成為第四次工業革命先導城市的基本戰略選擇。

      以下為采訪實錄:

      人民網天津頻道:天津正在建設創新型城市,您認為在從制造城市向創新型城市的轉型過程中,天津怎么做才能成為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先導城市?

      劉剛:經過改革開放40年發展,中國已經成長為全球制造基地和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自2006年中央政府提出建設創新型國家以來,如何從制造基地發展為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是中國經濟轉型發展的基本方向。第四次工業革命的發生和發展為中國經濟的轉型發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機遇和挑戰。

      無論從歷史還是從現實看,科技創新活動在空間上的分布都是不均衡的,不僅表現為包括大學和科研機構在內的創新資源的集聚程度上,而且表現在新興產業的發展上。例如,20世紀80年代以來,在IT產業的興起和發展過程中,硅谷成為了科技創新資源和產業發展的集聚高地。進入21世紀,科技創新中心的功能和作用進一步凸顯,是所謂經濟中心和金融中心的基石。例如,作為全球金融中心的倫敦,首先是科技創新中心,科技金融的發展是支撐全球金融中心地位的基石。同樣的道理,無論是所謂的經濟中心還是現代制造業基地,如果沒有科技創新中心的支撐,都只能成為過去時。

      從現有的經驗看,成為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必須具備三個基本條件:

      第一,從經濟中心轉型升級為科技創新中心,是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形成的基本路徑。無論是美國的紐約、英國的倫敦還是日本的東京,在成為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之前,首先是一國或世界的經濟中心。科技創新中心是從經濟中心轉型升級而來,是經濟中心在經濟轉型升級過程中所創造的內生的科技創新需求驅動的。

      第二,經濟轉型升級創造的科技創新需求與新工業革命的發生和發展共生共融,加速了新的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的形成和發展。從第一次工業革命的倫敦到第二次工業革命的紐約,都是因為經濟轉型和升級中所創造的巨大的科技創新需求引發了新的工業革命而快速成長為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在集聚科技創新資源和新興產業的發展過程中,依賴經濟中心的經濟輻射力帶動周邊區域、國家甚至世界的經濟轉型和發展。

      第三,大學,尤其是研究型大學、科研機構和創新企業的高度聚集。大學、科研機構和創新型企業之間通過相互作用,共同構成富有活力的創新生態系統,推動科技創新和新興產業的發展。能否形成富有活力的創新生態系統是科技創新中心形成和發展的基礎和前提。基礎研究、產品開發和規模生產是構成創新生態系統的三個主要子群落。創新生態系統的活力來自三者之間的相互聯系和互動,政府、投資者和其他中介組織的主要功能是促進多元創新主體之間相互聯系和互動。

      京津冀地區科技創新資源富集,產業基礎雄厚,對外開放程度高,是中國的北方經濟中心。如何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引領區域和國家經濟發展,是京津冀協同發展的根本目標和方向。

      在京津冀協同發展中,天津扮演著重要角色,不僅制造業基礎雄厚,而且擁有豐富的科技創新資源和開放包容的創新創業氛圍。如何在從制造城市向創新型城市的轉型過程中,以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為抓手,加速推動第四次工業革命的發生發展與城市經濟轉型升級的共生和共融,是天津成為第四次工業革命先發城市的基本途徑。

      人民網天津頻道:您認為在第四次工業革命中,天津推動經濟轉型和升級應該關注哪些技術和產業領域發展?

      劉剛:從現實進展看,大數據、云計算、新一代人工智能和基因編輯是推動第四次工業革命發生和發展的關鍵技術和先導產業。尤其是智能科技和產業的發展,已經成為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引擎。從2010年至目前,我國的智能科技和產業的發展突飛猛進,通過與現有產業的融合,正在成為驅動經濟轉型和升級的源動力。

      之所以把新一代人工智能稱為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引擎,是因為與人工智能1.0不同,新一代人工智能是基于互聯網和大數據的數據智能。新一代人工智能已經融入我們日常工作和生活。例如,我們每天都在使用的手機支付、共享單車和鐵路12306購票系統,都是人工智能科技和產業的重要組成部分。

      從目前掌握的數據看,智能科技和產業發展已經構成了一個龐大的新經濟體系。2010年以來,人工智能已經在包括智能硬件、智能制造、新媒體和數字內容、智慧城市和智能家居在內的17個領域得到廣泛應用。盡管智能科技首先從服務業開始,但是在向制造業滲透的過程中,將會表現出更強大的能量。

      認識到新一代人工智能科技和產業在城市經濟轉型和升級中的引領作用,天津市在2017年就通過召開世界智能大會之機,把智能科技和產業作為推動經濟轉型發展的先導。通過智能科技和產業創新資源的集聚和應用,推動產業結構調整,引領城市從制造走向創新。

      把人工智能作為先導產業,是抓住了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創新中心的牛鼻子。無論從國家還是從城市的發展看,轉型升級中正在創造出巨大的智能化需求。智能化需求不僅表現在制造業的升級,而且表現在服務業和社會領域發展過程中。其中許多的智能化需求產生自經濟和社會的“痛點”問題。例如,城市的交通、維構、防恐和諸多民生問題。智能科技和產業的發展在解決經濟和社會“痛點”問題的同時,不斷提升制造業和服務業的生產力,集聚科技創新資源和促進新興產業的發展,是從制造城市向創新城市轉型的驅動力。

      統計數據顯示,在智能科技和產業的發展上,京津走在了全國的前列。尤其是北京,人工智能企業的數量占到接近全國50%。依托天津市的制造業、現代服務業和港口優勢,與北京和國內外的智能企業和科研機構合作,共同建設智能科技和產業創新高地,是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的關鍵支撐。

      人民網天津頻道: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是實現轉型發展和成為現代制造業基地的基礎,那么怎樣才能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和產業創新中心?

      劉剛:富有活力的創新生態系統是全球科技和產業創新中心建設的基礎。構成創新生態系統的元素不僅包括大學和科研院所,而且包括創新型企業,尤其是科技型中小企業、新創企業、風險投資、產學研混合組織等。它們之間的相互聯系和相互作用是創新成果不斷涌現和產業化的動力來源。例如,硅谷,不僅擁有高水平的研究型大學,而且擁有產學研混合組織的大學科技園,其中還包括谷歌和惠普、蘋果和雅虎在內的平臺企業和風險投資企業。他們之間的密切合作,不斷推動創新創業活動的涌現和發展。

      創新生態系統的微觀基礎是企業家精神的激發和形成創業風險的社會分擔機制。企業家精神包括廣義和狹義兩個方面的內容:狹義的企業家精神主要指以創新及其商業化為導向的創業活動,而廣義的企業家精神則泛指一切勇于承擔風險的創新活動,例如,政府的改革創新行為。在成為科技和產業創新中心的過程中,全社會企業家精神的激發是前提和基礎。

      在知識經濟條件下,擁有企業家精神的創新創業主體是多元的,表現為協同創新和大眾創業活動的涌現。其中,擁有知識和夢想的年輕人是創新創業活動的主體。因為,在科技迅速發展的今天,年齡會影響新知識的吸收,年輕人更容易學習和創造新知識。所謂的專家都是過去知識的積累者,對于涉及未來的新知識而言,沒有專家,只有創新者和學習者。

      建設創新創業風險的社會分擔機制,有助于形成鼓勵創業和寬容失敗的社會氛圍。創新創業是高度不確定性的活動,成功的創業帶來的是社會福利的增加。如果讓創業者個人承擔創業風險,不符合經濟發展的規律。只有形成有效的創新創業的風險社會分擔機制,才能使更多的創新創業活動涌現出來。

      在新的科技產業革命中,市場的資源配置方式表現出某種新的特征。例如,“平臺+中小企業+服務”逐漸成為最重要的組織形態。在資源配置中,平臺集聚服務資源和技術資源,平臺服務中小企業,尤其是創新創業者。在創新經濟條件下,平臺不僅指大學科技園、孵化器和眾創空間在內的產學研新型混合組織,而且指網絡平臺企業。創新創業平臺組織,是創新生態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

      從政府的角度看,培育和完善創新生態系統不是要干預市場,而是要補充市場機制的不足。例如,在推動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過程中,提供包括物理空間在內的基礎設施、制定和實施創新創業人才支持計劃等等。

      (唐玉潔、陶建采訪整理)

      責任編輯:木十

      (原標題:天津如何成為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先發城市)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二十二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