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sufma"></dd>

    <button id="sufma"><ol id="sufma"></ol></button>

    1. <div id="sufma"><ol id="sufma"></ol></div>
      
      
      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您的位置:城市金融網 >> 要聞 >> 小頭條 >> 國內
      收視率造假利益怪圈調查:購買收視率引發惡性循環
      2018-09-20 21:23 來源:人民網

      購買收視率引發惡性循環“流量明星”刺激造假愈演愈烈

      收視率造假利益怪圈調查 “電視劇行業的山竹來了!”

      就在9月16日,臺風“山竹”登陸肆虐社交媒體之時,一位知名影視公司的高管在朋友圈如是感嘆。

      事件緣起9月16日下午,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發布《總局就收視率問題展開調查》一文稱,“針對收視率問題的輿情和反映,國家廣電總局相關負責同志表示,已采取相關措施,并會同有關方面抓緊開展調查,一經查實違法違規問題,必將嚴肅處理”。

      廣電總局所指的輿情,指的是導演、編劇郭靖宇15日發布的一篇文章。在文章中,郭靖宇曝光業內收視率造假黑幕,例如每集交90萬元可買收視率等。

      收視率造假已經不是新名詞,那么,為何屢禁不止,誰在鋌而走險?

      官方多次要求抵制收視率造假

      一石激起千層浪,郭靖宇導演的這篇長文很快引發業內熱議。

      演員趙立新迅速轉發這條微博,并提到自己出演的《天盛長歌》收視慘淡,“豆瓣喜提8分,收視慘淡成真;敢不俯首稱臣,讓你有冤難伸”。

      導演陸川也通過微博曝光黑幕,“曾經親耳聽到某導演朋友在電話里無奈地要求制片將每集40萬元購買收視率的費用,打到某市電視臺購片主任指定的公司。他跟我說如果不按照電視臺指定公司買收視率,將收不到電視臺尾款”。

      光線傳媒有限公司總裁王長田更以親身經歷為例,直言:“2015年初,因為不愿意參與收視率造假,光線憤而退出電視節目市場,當時多檔節目在央視等播出,停播所有節目之痛苦記憶猶新。”

      編劇李亞玲感嘆說:“兩年過去了,除了買收視的錢爆漲了一倍,從每集50萬漲到了100萬,什么都沒改變。”

      9月16日,國家廣播電視總局也發文表態稱,已采取相關措施,并會同有關方面抓緊開展調查,一經查實違法違規問題,必將嚴肅處理。

      17日,中國電視劇制作產業協會發布聲明,表態稱將號召全行業形成共識,共同抵制收視率造假行為,努力營造中國電視劇產業健康、有序發展的新環境。

      長期以來,為了保證電視臺的收視率,電視臺與制作方在簽購買合同時還會簽署一份有關收視率的對賭協議。制作方必須向電視臺擔保,劇作在播出之時可以達到一定的收視率,否則無法從電視臺拿到全額的購片款,電視臺會按照一定比例從中扣除。

      早在2009年,原廣電總局發起嚴查收視率買賣兩端人群,在2013年發布22條新規重整收視率,國內首個電視收視率調查國家標準也于2014年出臺。

      2015年8月,由原廣電總局電視劇司倡議,中央電視臺和多家省級電視臺發起,全國省級及以上電視臺共同簽署了《恪守媒體社會責任,反對唯收視率自律公約》。

      即便如此,重壓之下,收視率造假市場依然存在。隨著2015年“一劇兩星”政策的實施,面對電視劇行業產量過剩的現狀,行業內人士稱,基本上有一半的電視劇上不了電視臺的首播。“能上電視臺首播的劇,必然要求有收視率的保證”。

      此后,收視率造假問題愈演愈烈,制片方與電視臺的矛盾暴露到公眾視野。

      2016年12月,因為《美人私房菜》未購買收視率而遭臨時撤檔一事,引起影視行業群情激奮。為此,中國電視劇制作產業協會特別召開新聞發布會,其法務委員會發布“堅決打擊收視率作假黑勢力”的聲明,正式向電視劇收視率造假的黑色產業鏈宣戰,同樣引起了行業內外的震動。

      這份聲明中披露,我國電視劇市場上,在購買、播出電視劇業務中,普遍存在著收視率作假現象,已經形成了一個組織嚴密,操作有序的“地下黑產業”。

      對此,2017年年初,中國電視劇制作產業協會發布《關于堅決抵制收視率作假的自律承諾書》。

      同年9月,原廣電總局等五部委聯合下發《關于支持電視劇繁榮發展若干政策的通知》,其中也提到,“堅決依法嚴厲打擊收視率造假行為,切實維護行業秩序。規范收視數據應用行為,不得將收視率作為購片價格唯一依據,不得以收視率作為評價電視劇優劣和對員工進行獎懲的唯一標準”。

      今年4月,廣電總局召開全國電視劇創作規劃會議,再度強調堅決依法嚴厲打擊收視率造假行為,一旦發現收視率造假信息,第一時間報告公安部門處置。發現的案件一經查處,將向社會曝光,推動形成依法打擊收視率造假的高壓態勢。

      造假背后的唯明星論怪圈

      在人人喊打的情況下,為何還有人鋌而走險制作假的收視率?

      著名編劇汪海林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直言,因為目前不少電視臺依舊非常看重收視率,因此一些播出機構仍在操控收視率數據。

      事實上,收視率調查原本是為廣告商向電視臺投放廣告服務的,并非電視節目優劣的評價標準。

      有媒體爆料稱,當電視劇成為衛視黃金時段主打節目后,播出機構便強行要求在購劇合同中,將收視率與購片價格掛鉤,引導制作機構去買收視率。而這樣做的后果是,每部劇增加上千萬元的成本,反過來又向電視臺要高價,成為惡性循環。

      因此,汪海林認為,收視率造假對行業有極大危害,因為對從業人員來說,做好劇不再有意義,“辛苦做劇不如去買收視率”。

      中國傳媒大學教授劉燕南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說,目前常見的造假方式有兩種,一是污染樣本戶,二是篡改數據。前者主要指某些利益相關方采用不正當手段,尋找和接近原本應屬保密態的樣本戶,通過賄賂、收買等方式影響樣本對象的收視行為或記錄行為。后者則屬于調查方的問題,對后臺數據進行篡改,人為加工。相比污染樣本戶,后者操作更直接,也更簡單。

      “這兩者都會導致收視率數據虛假失實,從而影響收視率作為‘行業貨幣’的信譽度和權威性,損害其他數據使用者的利益,擾亂電視劇市場的秩序,進而傷害社會的誠信機制和誠信信念。”劉燕南坦言,對有心人來說,收視率調查并非無懈可擊,無漏洞可鉆。理論上,但凡有人的因素介入的環節,都存在造假的可能,何況收視率調查要經歷一系列繁雜的抽樣、確定樣本戶、訪問員上門、記錄收視、數據回傳和統計處理等過程,每一步都離不開其中兩個關鍵的主體——樣本戶或調查公司,造假也涉及這兩者。造假的驅動力通常來自外部,比如電視臺、節目制作公司、節目中介方和廣告機構等相關利益方,目的不外乎獲取高額利潤。

      而對于收視率造假的根源,影視撰稿人胡鑫(化名)透露,電視臺和廣告商對收視率的盲目追逐,對那些能“扛收視”的明星主演的盲目追捧,甚至將收視率當作衡量節目質量和主演明星能力的唯一評判標準,而完全忽略了電視節目的品質本身,因而給制造假收視數據帶來了極大的市場。

      “目前拍攝的電視劇,想要賣到一線的衛視上星,就非得請某些大牌明星、當紅‘小鮮肉’或者‘流量女明星’做主演不可,只有他們的劇,這些電視臺才肯認,才肯收。”胡鑫說,而沒有大牌明星、當紅“小鮮肉”主演的電視劇,縱然劇情緊湊、高潮迭起,也不可能上一線衛視,只因電視臺買片,看演員,不看劇情,“然而這些當紅明星、流量‘鮮肉’中的一部分,根本就是靠網絡包裝炒作、水軍營銷贏得了大量的粉絲擁躉,方才迅速在網絡一夜爆紅”。

      胡鑫告訴記者,這樣最直接的后果便是,上述一些“流量明星”拍出的所謂電視劇,除了他們的粉絲外,占收視主體的廣大觀眾其實根本不認可,收視率自然上不去,“而這樣的真實收視率一旦廣而告之,勢必又會讓廣大公眾洞悉這些‘流量明星’完全扛不了收視率,因此極大影響其商業價值。所以,制片方還必須將工作一步到位,再繼續去購買虛假收視率。劣幣驅逐良幣,常年惡性競爭的結果,就是購買電視劇收視率的價格越來越離譜”。

      在劉燕南看來,如果任由收視率領域中存在諸如污染樣本戶、篡改數據、數據尋租、歪曲解讀、數據濫用等問題發展下去,不僅會損害電視臺、廣告商、節目制作商和數據生產者等相關各方的利益,也會嚴重影響電視傳媒生態的健康,影響社會的誠信和公德意識,進而影響我國建設事業的良性發展。

      責任編輯:馬玲

      (原標題:收視率造假利益怪圈調查:購買收視率引發惡性循環)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二十二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