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sufma"></dd>

    <button id="sufma"><ol id="sufma"></ol></button>

    1. <div id="sufma"><ol id="sufma"></ol></div>
      
      
      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名品】從題跋看明代大家顧懿德的《山水圖》
      2018-09-20 15:44 來源:藝市縱橫 作者:何民

      摘要:20世紀60年代,濟南市博物館從濟南市文物商店購得一件明代顧懿德的《山水圖》軸。此圖不但稱得上是明代大家顧懿德的精品畫作,更因畫心右上方留存其好友董其昌、陳繼儒的題跋評語,是一件集明代三位大家的繪畫、書法墨跡于一體的館藏一級文物。 與此同時,在《山水圖》軸的詩塘和兩側裱邊,還有清代山東錢幣學家、鑒賞…

      20世紀60年代,濟南市博物館從濟南市文物商店購得一件明代顧懿德的《山水圖》軸。此圖不但稱得上是明代大家顧懿德的精品畫作,更因畫心右上方留存其好友董其昌、陳繼儒的題跋評語,是一件集明代三位大家的繪畫、書法墨跡于一體的館藏一級文物。

      與此同時,在《山水圖》軸的詩塘和兩側裱邊,還有清代山東錢幣學家、鑒賞家、金石家李佐賢,清代著名詞人符兆綸和清代書畫家陳偕燦等文人學士對此畫作的鑒賞評句,實為難得。

      明 顧懿德《山水圖》軸

      名門望族 華亭顧氏

      顧懿德(?—1633后)明代畫家,字原之,華亭(今上海松江)人。顧正心子,顧正誼侄。家資豐厚,以父遺產銀三萬兩,在青浦營造役田萬畝,以承父志,被任為光祿寺署正。善畫山水,初受顧正誼畫熏染,仿王蒙,行筆秀潔,也畫大士像。

      泰昌元年(1620),顧懿德作有《春綺圖》,董其昌、陳繼儒為之題,現藏故宮博物院。濟南市博物館收藏的此件《山水圖》軸,亦是董、陳二公為之題,且保存完整,品相極好,是少見的顧氏珍品。

      《山水圖》軸為紙本設色,縱128厘米,橫37厘米。畫面所繪云山、茂樹、房舍、籬院、小橋、流水可謂渾然一體。上部峭壁險峻奇絕,煙云茫茫似海。下部林木茂盛蔥蘢,溪水滔滔奔流,籬院隱約可見,頗有山間深秋之意。款署:“壬戌秋日寫于寶云居。顧懿德。”鈐朱文“顧懿德印”“原之”印。

      在《山水圖》軸的畫心右上方,有兩段董其昌和陳繼儒的題跋,內容為:“翠微迷曉色,蒼霧鎖秋山。玄宰。”鈐朱文“知制詩日講官”和朱文“董氏其昌”印。其大意為:此畫描寫的是秋天的早晨。畫面蒼翠氤氳,蒼茫的霧氣盤繞著色彩斑斕如仙境一般的秋山;“亭皋木葉下,隴首秋云飛。眉公題。”鈐朱文“眉公”和白文“繼儒”印。其大意為:秋天皋亭的樹木落葉繽紛,隴首大嶺卻云霧飛動,別有一番韻味。

      歷史上記載的華亭顧斌家族,到了顧斌之孫顧正心(顧懿德之父。字仲修,號清宇,中立季子)時,由于其“任俠好交游”等原因而“家道中落”,結果是依靠顧正心本人出來經商“謀什一致鉅富”。顧正心靠經商積資巨萬之后,在明萬歷十六年(1588)歲饑時出粟二萬石行賑,又捐銀七萬四千七百兩買義田四萬八百余畝,計入租四萬三千六百余石以給華亭分授“逋賦”者,多寡視役之輕重而定;又以羨金三萬兩呈請貯庫,推及青浦。大吏上其事于朝廷,欽賜建坊表閭里,有特命“嘉賢”之額,授顧正心光祿寺署丞,卒年七十歲,祀鄉賢祠。

      顧正心之兄顧正誼,以國子監生仕為中書舍人。顧正心之子顧懿德,從選得光祿寺署正。

      顧懿德叔父顧正誼,字仲方,號亭標,華亭人。萬歷時官中書舍人。擅畫山水,法黃子久。山多作方頭,層巒疊嶂,少著林樹,自然而深秀,創華亭畫派。董其昌年少之時拜其門下,跟其學畫山水。顧正誼富收藏,精研畫理,董其昌得益匪淺,以至于后來所出的“南北宗論”也是受顧正誼影響較多;再后來,董氏接過華亭派的旗幟,將華亭派發揚光大,使其成為晚明第一畫派。

      董其昌雖日后名望遠高其師顧正誼,但他一直未忘啟蒙之恩。因此,作為顧懿德的大師兄,董其昌便會在其作品上題跋贊美之詩,此舉也許帶有一點提攜報恩之心。這從另一個角度也可說明,顧氏一門與董其昌的關系非同一般。而陳繼儒作為當時的博物學家、鑒賞家,與同鄉的大收藏家顧正誼、顧懿德父子關系必然密切;又因陳繼儒與董其昌關系莫逆。由此不論從哪方面講,都對顧懿德有抬舉之意。所以,我們在《山水圖》軸上見到董其昌和陳繼儒兩人的共同題跋,并且其贊美之句溢于言表,自然不足為奇。

      《山水圖》軸的畫心右上方為董其昌和陳繼儒的題跋

      顧懿德作畫深受董其昌影響

      顧懿德的《山水圖》軸不但繼承叔父衣缽,同時也深受在當時已成為畫壇領袖的師兄董其昌耳濡目染。例如,畫作也多用方頂礬頭,以解索皴、淺絳色寫高山大嶺。畫面中直插云外的主峰撼人心魄,其筆法全不類南方山水的華滋,卻有北方山水畫的雄渾。這可能與他受其叔父顧正誼的影響較多有直接關系。

      顧正誼當年遠游長安,領略西北的名山大川之后,在自己的畫風中多帶有西北山水的雄險蒼勁和大氣磅磗之韻;而畫作下方山水樹松的畫法雖已是秋景,卻能表現得蒼潤恬靜、靈氣動蕩。

      董其昌作為顧懿德的師兄與陳繼儒同是明代大家,并在書畫理論和技法上趣味相投,又同為顧懿德的山水圖作題,可見三人的友情和交往深厚。

      明代后期,無論山水、人物、花卉各種畫科都有新的變化,各有不同的風格,派系紛繁。就山水畫而言,以董其昌為代表的華亭派影響最大,他倡導“文人畫”和“南北宗論”,左右著當時的畫壇,成為明代山水畫的主流。

      董其昌在書畫中作跋,大致認為:畫上題跋的內容不必與畫相符,畫是畫的內容,題跋是題跋的內容,可各自成立。又比如,在一幅花鳥畫上題山水詩,或題一句有哲理的聯語,也未嘗不可。這是兩件藝術品在一幅畫上,不必相聯,因為人的感情在不斷變化。比如剛才畫山水,山水畫完了,又感慨人生,于是把感慨人生的詩題畫之上,既可以看山水畫,又可以看感慨人生的詩句。但最好是題跋內容與畫相聯系,畫之不足,以詩補之。因為畫表達人的感情和胸懷,畢竟是有限的,用詩文加以闡發也就更好??

      董其昌的追隨者甚多,直至整個清代,幾乎是南方派在一統天下。陳繼儒作為華亭派代表,與董其昌的畫風相近,兩人又都以書畫聞名,在當時被稱之為“董、陳”。

      《山水圖》軸畫心外左側裱邊為清李佐賢題跋

      曾被“春如觀察大人”收藏

      顧懿德能將南北山水的特征融為一體,實為不易,足見其技法的高明之處。此幅《山水圖》軸有明代董、陳二公的題跋,已經難得,但在畫作的詩塘及兩側裱邊又有清代書畫家、鑒賞家和文人學士李佐賢、符兆綸、陳偕燦得以鑒賞之后的三則題跋評句,算是錦上添花,更加珍貴。

      李佐賢,字仲敏,號竹朋,山東利津縣左家莊人。工詩文,擅書法,兼涉考據之學,對金石書畫,硯石印章均有造詣。自清乾隆、嘉慶以來,考據之學興起,李佐賢即此時期一位著述甚豐的著名學者。李家幾代以科舉做官,家有藏書三萬余冊。所以,他是出身在一個詩書盈庫、累世為官的家庭里,自幼耳濡目染,受到了良好的熏陶,養成了好學上進的習慣。這對他后來的求學、做官、治學都產生了很深的影響。

      青年時代的李佐賢,不僅詩文有一定的造詣,而且對音韻、琴、棋、書、畫、金石、古幣也有著廣泛的愛好和研究。咸豐九年開始,李佐賢編著《古泉匯》,集錄、考證了東周至明代的各種錢幣五千余枚,是清代比較完善的錢譜,也是我國錢學史上的一部巨著,歷代學者對其多有借鑒和評述。

      而《書畫鑒影》是李佐賢一生考據書畫的集成。他自幼留意書畫,為官后又宦游京都各地,縱覽畫壇和同好的收藏,鑒賞見長,收藏益多。其自藏畫如巨然的《萬壑松風圖》軸(現藏上海博物館)、倪瓚的《小山竹樹圖》軸等,皆為傳世之寶。時人說他:“凡金石書畫,硯石印章,皆能剖析微茫,別其真贗;書宗柳顏,能萃金石之美,畫得董思白意。”

      李佐賢為顧懿德《山水圖》軸題曰:“畫法黃鶴山樵而得其神髓,上有陳、董二公題,尤為雙美。嘗見眉公題,思公書,用米南宮句云。壁張此畫,應驚倒,先請喚人扶著。君此幅靈氣往來,所謂令人驚倒者,非耶?春如觀察年大人好古精鑒,當亦以此言為然。李佐賢謹題。”大意是:顧懿德畫法師元代王蒙,且得王蒙深髓。此畫作之上有陳繼儒和董其昌二公題跋,可謂美上加美。我曾見到陳繼儒題董其昌的畫,用米芾詩句云:墻壁之上掛此畫能驚得讓人跌倒,需提前叫人攙扶。而顧懿德此畫靈氣涌動,是不是也能驚得讓人跌倒呢?春如觀察年大人精于鑒賞,所以他這樣說是可信的,有道理的。

      《山水圖》軸畫心外右側裱邊為清陳偕燦題跋

      符兆綸(1805—1865)是清代著名詞人,字雪樵,號卓峰居士,江西省宜黃縣人,有《夢梨云館詞鈔》《留夢草》等。同治年間,佐其鄉人興宜泉司馬幕,游臺灣。司馬名廉,任鹿港海防同知,政績無考。唯畫甚高雅,尤善山水長幅,至今得者珍如拱璧。曾作富春山水圖冊,雪樵為題絕句。

      符兆綸為《山水圖》軸題曰:“綸不知畫間以作書之法,通之剛健中含婀娜,則不失之佻。更以作詩之法,通之蒼深中藏秀潤,則不流于媚。造化鐫劖,元氣動蕩,洞然渾然,今以證原之此卷若有可信。春如觀察邃于詩精于書,綸無從測其涯涘,然且欲從觀察兼求畫理,如得所謂洞然渾然者殆又未始,不可以其法而通之書與詩也。符兆綸識。”鈐白文“雪樵”印。所題大意是:我不知道畫畫還可以用作書之法,懂了這個道理,那么你的畫剛健中含婀娜,卻不顯輕佻之態。如能參以作詩之法,那么畫中就藏秀潤,不露俗媚。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氣韻自然生動,渾然天成。今天看到春如觀察大人收藏的此圖,感覺可信。春如觀察大人精于書法和詩詞,又通畫理,我無法測其學識的邊際。

      陳偕燦(1789—1861),字少香,號咄咄齋居士、咄翁、蘇翁、鷗汀漁隱。江西省宜黃縣人(江西宜春人,是林昌彝的朋友)。清道光元年(1821)舉人,工詩書畫,書法古秀似東坡,畫有逸趣。官福建長泰、惠安知縣。其為官有膽識,同情百姓,以善于調解民間械斗而受到稱頌。因被人中傷,以母喪棄官僑居閩間,遂不復出仕。罷官后,家甚貧,以書畫自給。作品頗豐,著有《鷗汀漁隱詩集》6卷。嘗游齊、魯、燕、趙、吳、越間,與阮元、陶澍、曾燠等以文章氣誼相契合。論詩以追求自然、真趣與性靈為依歸,描繪逼真,語言通俗,富于感染力,極為吳嵩梁所推重。

      吳嵩梁的《鷗汀漁隱詩集·序》曰:“大概二十以前詩近香山,二十以后兼師宋人,三十以后則出入三唐,各體皆工。”《晚晴簃詩匯》評其詩曰:“秀脫豪宕,江右自藏園(蔣士銓)、蘭雪(吳嵩梁)之后,足據一席。”陳偕燦為此圖題曰:“顧原之畫出入三王,濃密中更饒古逸之致,非俗手所能摹擬。董思翁、陳眉公精于作畫,各書古句十字于上,則畫品可知也。余舊藏此公長卷,粗枝大葉,不似此細密,疑為贗本。春如觀察大人精于賞鑒,得此珍藏之。郁林無凡卉,歐山無鈍銖,信然。少香陳偕燦書。”鈐朱文“少香”和朱文“少香鑒賞”印。所題大意是:顧懿德畫學王蒙等人,濃密中有古雅之致,不是一般畫家能摹擬的。陳繼儒、董其昌精于書畫,能各書贊美之詞于其上,可見顧懿德畫品不俗了。我原來收藏顧懿德的一幅長卷,畫得粗枝大葉,不像這幅精細,懷疑是偽作。春如觀察大人精于鑒賞,得到這幅畫珍而藏之。交址郁林之中,都是奇花嘉卉,沒有平凡的草木,歐冶子鑄劍處,沒有鈍銖。春如觀察家也沒有俗手的書畫。

      《山水圖》軸畫心外上方為清符兆綸題跋

      縱觀李佐賢、符兆綸、陳偕燦三人的題跋內容,可以看出,顧懿德此幅山水圖在清晚期時被山東博山道臺李春如所收藏。這位“春如觀察”大人好古物、精鑒賞,拿出此畫請他們三人一同觀看,并請三人題跋。從跋語中可以感覺到三人雖對收藏家“春如觀察”大人有奉承之嫌,但對顧懿德的畫作確是極認可的。

      細研顧懿德《山水圖》軸的繪畫藝術、流傳故事、跋語美句,可以確定這是作者存世墨跡中具有特殊價值的傳世佳品。與故宮博物館所藏《春綺圖》相同,均有董、陳二公題跋。而因之此作在清代的收藏者是一位山東收藏家,這就為這件珍貴的一級文物保存在濟南市博物館提供了可能。今天再次看畫論跋實是緣分所致,心存敬畏,當寶之惜之。

      責任編輯:張茜楠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二十二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