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sufma"></dd>

    <button id="sufma"><ol id="sufma"></ol></button>

    1. <div id="sufma"><ol id="sufma"></ol></div>
      
      
      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名品】風物澄明新雨后——余紹宋《歸硯樓娛親圖卷》散記
      2018-09-19 16:01 來源:人民網

      觀是卷,欽佩越園手澤清芬滿目;閱卷中題識,感慨畫卷劫后復存,痛恨日寇強盜行徑,兇殘無恥。藉此給后人留下一段刻骨銘心之印記。

      2013年5月初,余子安(余紹宋長孫)及其叔伯將收藏了數十載的余紹宋先生(字越園)作品、藏品轉讓于龍游籍商人徐海芳。2018年6月,龍游縣政府出巨資將這批藝術珍品收購,存于龍游縣博物館。鄉賢余越園留與后人的這批珍貴書畫作品及藏品得以開啟塵封,回歸故里,鄉人有幸一睹。

      諸多作品、藏品包括余越園書畫作品,余越園收藏印石、文人字畫,余氏家族先人書畫等計300余件。交接當日,展出了部分佳作、藏品,引各界文藝友人競相拜讀觀賞。其中四時山水長卷《歸硯樓娛親圖卷》以其生動的氣韻和沉重的歷史印記讓人銘記于心。

      圖卷縱34.5公分,橫1521公分,作于1934年2月間,其時越園52歲,畫風正趨成熟,鬻畫杭州,事母于前。卷首有馬一浮玉箸篆題辭“萊衣散采”;卷尾有越園楷書款識,其事母拳拳之心,溢于言表。

      越園《春暉堂日記卷》中記錄:“……從日人松村借得王石谷《重江疊嶂圖卷》影本,長約四丈,筆墨精妙絕倫,雖影本亦可窺其大概,展玩歷二三時不能釋手,然后世所傳石谷畫本十九皆贗作也,頗思發奮臨一通,卻恐無此毅力……”(《春暉堂日記卷》四十五之民國二十三年二月十二日)。由此可知,《歸硯樓娛親圖卷》得王石谷《重江疊嶂圖卷》影本大概,追擬其神理而成。王石谷《重江疊嶂圖卷》今已不得見,然觀《歸硯樓娛親圖卷》,參以沈石田筆法,以綿韌之筆墨寫四季之勝,“卷中層崿復峰,遙岑極浦,與夫橋磴林屋,沙唇水口之屬,宜穩處必平,宜幽處必曲。自初春至深冬遞嬗細寫,樹法皴法隨之而變。雖逐段分布,仍一氣呵成,而一種祥光指尖拂拂,觀之令人愛敬之念,油然而生……”(胡祥麟題圖卷語)。慈母時時在旁觀賞指點,心情怡悅,款款寫來,四季佳色,畢現無遺。

      越園山水畫,雖在筆墨、意境、理法上追慕古人,但細觀其作品,卻于臨古之中浮現自家面貌,尤其于畫面經營上,講究開合起承,虛實對比,景物緊湊,滿卷風致,中后段所繪秋景更是筆致靈動而氣韻深厚,雖仿作卻超逸淡雅,瀟灑絕塵。

      然時世危難,日寇鐵蹄踐踏南下,越園于1937年11月避冦沐塵。1942年,龍游淪陷,越園所在沐塵臨竹齋被洗劫一空,獨此《歸硯樓娛親圖卷》幸免于難,然已遭踐踏至中間一段破損殘缺,越園憤慨不已,在殘損處題寫到:“卅一年五月,敵竄浙東,龍游淪陷,予所居沐塵亦遭劫,書畫古器之僅存者蕩焉無存,獨是卷未失,但已展棄滿地,遍遭踐踏,或因卷長不耐細觀致未知為余作,得免于難,亂后重付裝池,獸跡猶未湔盡,中間失此一段,系寫從松飛瀑,約長三尺許,殊為可惜,不補作者,欲永留荼毒之紀念也。越一歲,紹宋記于浙江通志館。”卷首又題:“此卷遭敵騎踐踏,污損重裝時沖洗過甚,致墨氣色澤皆失舊觀,然又不能加墨涂飾,閱者諒之。越園記。”

      觀是卷,欽佩越園手澤清芬滿目;閱卷中題識,感慨畫卷劫后復存,痛恨日寇強盜行徑,兇殘無恥。藉此給后人留下一段刻骨銘心之印記。

      “風物澄明新雨后(孔平仲),樓臺高下夕陽中(歐陽修)”這是越園先生的一副宋詩集聯,這仿佛是為《歸硯樓娛親圖卷》慈愛拂拂,后遭劫難又得以珍賞的坎坷經歷寫照。

      責任編輯:張茜楠

      (原標題:風物澄明新雨后——余紹宋《歸硯樓娛親圖卷》散記)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二十二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