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sufma"></dd>

    <button id="sufma"><ol id="sufma"></ol></button>

    1. <div id="sufma"><ol id="sufma"></ol></div>
      
      
      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80年前的中外銀行大對決
      2018-04-02 15:28 來源:王劍的角度微信公眾號 作者:王劍

      摘要:關于80年前的這次中外銀行對決,故事要從更早的晚清說起。 清末,大清王朝處于風雨飄搖之中。為應付各種內憂外患,清政府急需大量資金,而國庫告急,需要新的融資渠道。我國沒有發展出特別發達的國債市場,主要由一些銀行為政府融資。

      故事要從更早的晚清說起……

      關于80年前的這次中外銀行對決,故事要從更早的晚清說起。 清末,大清王朝處于風雨飄搖之中。為應付各種內憂外患,清政府急需大量資金,而國庫告急,需要新的融資渠道。我國沒有發展出特別發達的國債市場,主要由一些銀行為政府融資。很顯然,當時國民經濟以傳統農業為主,居民財富和工商業均不發達,不太需要什么銀行服務,因此銀行主要是為政府融資服務。當時,隨著國門被西方列強打開,外資銀行也紛紛在華開設分支機構,最早的如英資的麗如銀行(1847年),從事的也多是政府相關業務和對華貿易業務。匯豐銀行也為清政府提供過融資服務。1897年,首家中資銀行中國通商銀行成立,但中資銀行一直不成氣候。不久,清政府決定開辦國家銀行。

      王劍:80年前的中外銀行大對決

      因為財政拮據,清政府拿不出足夠的資本金,決定公私合辦,讓社會資本入股。據說,當時慈禧老佛爺首先想到了山西商人,他們長期經營票號,并且在慈禧西逃時幫助過她,因此慈禧想讓他們參與進來。不過令人震驚的是,山西人竟然拒絕了,有說法是因為他們完全不了解東南開放后的新生事物(但不對啊,這幫人當時已開辦海外分號了的,應該知道外面的世界的),還有就是對政府也不信任。政府轉而去找江浙財閥入股,當時寧波人、蘇南人在上海經營錢莊。1905年春天,戶部銀行成立,即如今的中國銀行的前身。而山西票號們,則最終和沒落的清王朝一起被掃進了歷史的垃圾堆。

      王劍:80年前的中外銀行大對決

      辛亥革命推翻清政府,1913年左右北洋政府正式形成。而后,中國經歷了一段稍微穩定的時期,經濟文化等各項社會事業有所發展。當時的北京集聚了20多家中資銀行(國有、私營都有),天津也有不少中資銀行,它們從事一些與政府高度關聯的業務。與此同時,大量的外資銀行在上海繼續發展,到1922年左右,上海大約有30家外資銀行(含合資銀行),它們除經營日常業務外,還起到了引進外資的作用,大量資本經它們的手流入國內,控制國內各類工商業。

      但1916年袁世凱死了后,北洋政府分崩離析,中國陷入軍閥混亂。這時,上海的租界相對穩定一些,政治經濟環境也自由,而北京、天津的中資銀行失去了所依附的政府,于是陸續將總行遷往上海。尤其是1927年南京國民政府成立后,在上海建立了中央銀行(現外灘15號外匯交易中心),中國銀行、交通銀行也遷至上海,上海金融中心的地位漸漸形成。

      上海與北方不同,此時工商業已有一定發展,需要銀行服務。從此,上海灘上中外銀行扎堆,逐步上演了中外銀行對決(同時銀行還要和舊式錢莊競爭)。由于南京國民政府是小政府,起初對工商業、銀行業并沒太強的控制,因此這一對決基本上是在市場化的狀態下進行的。

      王劍:80年前的中外銀行大對決

      這是中國引進現代銀行制度之后,第一次中外對決。

      對決的結果呢?“至1937年,上海共有54家銀行的總行,128家分支行,均居全國城市之首。中央、中國、交通、農民四大國家銀行的實收資本總額1.675億,在全國各地有491個分支機構,放款總額為19.139億,占全國各銀行放款總額的55.2%,存款總額為26.764億元,占全國各銀行總額的58.8%。上海36家中資商業銀行,在全國各地共有278個分支機構,占全國商業銀行分支機構總數的68.1%。”(引自吳景平《近代上海金融中心地位與南京國民政府之關系》)很顯然,中資銀行已全面勝出。

      中資銀行如何勝出的?一方面是有幾個契機,另一方面也是中資銀行自身經營有方的成果。

      所謂契機,一是,1925年上海爆發光榮的五卅運動,工人舉行大罷工,反抗外資企業的壓迫,沉重地打擊了外資工商業,為外資工商業服務的外資銀行也被牽連打擊,匯豐等銀行均遭受不小損失。當然,我們并不是想說我們要再來一次類似的運動。

      王劍:80年前的中外銀行大對決

      二是,1929年開始,西方爆發了嚴重的經濟危機,并且愈演愈烈,外資銀行受到影響,也已無力在中國大幅擴張業務(但也有本國業務不行了,反而在華找到救命稻草的例子)。由于中國經濟不發達,起初卷入經濟危機的程度不大,白銀流入,經濟向好。1925年,中資銀行與外資銀行的資本與公積大致相當,后者略高。可到了1934年,后者僅占前者的44%左右,市場格局已大幅扭轉(引自柳琴《1935年金融恐慌與中國新式銀行業的不平衡發展》)。

      可就在1934年,美國為應對危機,開始購入白銀,我國白銀外流,通貨緊縮,資產價格大跌,史稱“白銀風潮”。當時主流的業務模式,是外資銀行先放款給錢莊,錢莊再放款給工商業。經濟一不好,錢莊先受重創,外資銀行也受傷。國民政府組織了救市,借機對銀行業實施了統制,統一了法幣,這當然也是為了動員全國資源應對抗戰之需要,中資銀行實力繼續做大。

      如果因此認為中資銀行只是運氣好,借機上位,那也不對。從具體經營來看,中資銀行確實很有一套,在服務與產品上勇于創新,竭誠服務,關注實體,受到市場認可,獲得了很好的發展。常被引用的成功例子是中資私營銀行上海商業儲蓄銀行(引自劉李英、譚偉《民國銀行帶給農商銀行的借鑒和啟示》),由陳光甫創建并擔任總經理,成立于1915年,起初資本僅10萬元。上海商業儲蓄銀行把客戶服務做到了極致,強調“服務社會”(與如今的“服務實體”基本同義),并且一反當時的銀行業傳統,熱情地覆蓋小微與個人客戶,提供小額賬戶服務和小額消費與經營信貸。還送銀行服務上門,主動到部隊、工廠、學校等單位,設立服務站,提供存款、結算、發放工資等服務,產品也推陳出新。該銀行還非常注重員工培訓與管理。而這些事情均是那些傲慢的外資銀行所看不上的。

      在全行上下努力下,上海商業儲蓄銀行最終發展成為了當時規模最大的中資私營銀行。所以,我們并沒理由害怕這樣的對決。

      王劍:80年前的中外銀行大對決

      可惜,這場對決還沒迎來最后決勝,便在抗戰烽火中意外結束,外資銀行紛紛撤離,中資銀行也內遷。而國民政府統制的銀行體系,則一直延續,對抗戰也起到了重要貢獻。直至新中國成立后,這一銀行體系的一大部分,被人民政府接收,成為了新中國銀行體系的一部分。

      責任編輯:王娜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二十二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