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sufma"></dd>

    <button id="sufma"><ol id="sufma"></ol></button>

    1. <div id="sufma"><ol id="sufma"></ol></div>
      
      
      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郭樹清二次“接棒”尚福林 推進銀行業改革任重道遠
      2017-02-27 17:22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李玉敏

      摘要:從任職四年多的山東回到北京金融街,郭樹清履新銀監會主席,從事金融監管業務。對于他來說這是他熟悉的老本行,是回歸。他本人在2月24日上午的交接儀式上也表示,“很高興回到金融系統。”

      就像一場接力賽,接力棒再次從尚福林傳到郭樹清手中。

      2月23日7點30分左右,濟南西站郭樹清登上G148號列車,這趟車的終點站是北京南。

      郭樹清此次進京是要接替已年滿65歲的銀監會主席尚福林。多名銀監系統人士當時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確認,“銀監會已召集各地銀監局局長,總會部主任以上的領導干部于2月24日上午進行重要會議。”

      郭與尚兩人的緣分還不止于此,這已是郭樹清第二次接替尚福林的職位了。2011年10月,時任證監會主席的尚福林卸任,轉赴銀監會任主席,接任者正是當時的建行董事長郭樹清。

      2月24日上午8點40分,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見到郭樹清一行乘坐一輛中巴車抵達位于金融街15號的銀監會大樓前。郭樹清下車后,與尚福林碰面,兩人握手互致問候。

      據與會人士介紹,9點,當著銀監會中層以上干部以及多家大型銀行機構負責人,中組部相關領導宣布郭樹清出任銀監會黨委書記、主席一職。

        郭樹清的回歸與挑戰

      從任職四年多的山東回到北京金融街,郭樹清履新銀監會主席,從事金融監管業務。對于他來說這是他熟悉的老本行,是回歸。他本人在2月24日上午的交接儀式上也表示,“很高興回到金融系統。”

      不過,伴隨著中國的經濟改革步入深水區,中國銀行業的改革仍然任重道遠,給繼任者郭樹清留下的依然是重重挑戰,需要他以更大的勇氣和魄力來消除這些矛盾。

      首先,金融與實體經濟失衡。實體經濟不振,經濟領域的矛盾都體現為金融領域的風險。連續的貨幣放水,但是有的資金并未進入實體經濟,而是在房地產和金融機構之間套利。

      誠然,很多問題反映的是經濟金融深層次矛盾,不可能憑銀監會一己之力能夠解決,更多有賴于“三去一降一補”多層次多領域的結構性改革的推進。比如,為什么金融的“水”不能進入實體經濟的“田”?有金融套利的因素,需要打擊和整頓,也有實體經濟利潤太薄,產業結構調整等原因。

      其次,經濟下行加上去產能等影響,銀行不良資產的管控壓力仍很大。銀監會數據顯示,2016年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余額15123億元,較上季末增加183億元;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1.74%,較上季末下降0.02個百分。盡管在近兩三年通過核銷等手段化解了2萬億的不良,銀行賬面上的不良仍較低,但是還有高達三四萬億的關注類貸款不容忽視。

      其三,房地產在穩增長與防風險的搖擺間出現分化,熱點城市價格越來越高,三四線城市去庫存壓力仍然很大。官方的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9月末房地產貸款余額25.3萬億元,占人民幣各項貸款總額的1/4左右,若加上其他房地產抵押的貸款,房地產上下游企業貸款、購買房地產企業債券以及其他投向房地產的融資,這個占比還將更高。一旦房地產出現風險,勢必對銀行業造成影響。

      四是,金融同業等交叉領域的風險較為突出。銀行作為同業間資金的提供方,往往通過各類資管計劃、信托產品和銀行理財等方式,使得同業投資業務快速增長,加上一些不規范的運作,成立資金池,不同資管產品的嵌套等,銀行業風險跨市場傳染風險明顯增大。

      郭樹清研究生畢業后在中國社科院馬列所從事研究工作。此后長期就職于國家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2001年,郭樹清任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黨委委員,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黨組書記。2011年10月,郭樹清接替尚福林出任中國證券監督委員會第六任主席。2013年3月,郭樹清從中國證監會主席轉任山東省委副書記、省長。

      相信對于郭樹清而言,學者、體改委、地方政府、央行、證監會、商業銀行等豐富的從業經歷,以及眾多的歷練已讓他更加成熟,能夠應對這些問題。作為一位知名的“學者型官員”,郭樹清的每一步都備受關注,接下來的銀行業監管之旅也是一樣。

        尚福林身退

      出生于1951年11月的尚福林已經滿65歲,達到了正部級官員任職的年限。有監管部門人士表示,“早在2016年初,有關部門就對尚主席進行離任經濟責任審計,早已經審計完畢了。”

      尚福林對于在銀監會期間的工作成績,中組部在會上給予高度評價。

      公開簡歷顯示,生于1951年的尚福林是山東濟南人,考入大學前,曾在部隊服役4年,在銀行分理處工作過5年。恢復高考后的第二年,即1978年尚福林考入北京財貿學院(現首都經濟貿易大學)財政金融系。據了解,尚福林當時是學校金融專業班的班長。

      1982年,畢業后的尚福林由于品學兼優,成為僅有的兩名分配到央行工作的同學之一。隨后,他在央行一干就是18年,一步一個腳印,從副處長、處長、副司長、司長到行長助理和副行長。2000年2月,從監管部門到農行任行長、黨委書記,這兩年積累了尚福林的商業銀行工作經歷。

      2002年12月,尚福林出任中國證監會主席,此后便在這個備受矚目的位置上一坐就是9年,是我國目前任職最長的證監會主席。這段轟轟烈烈經歷,也是尚福林人生中最為精彩的部分之一。在這期間尚福林完成了難度最大的股權分置改革、推出了中小板與創業板等。在尚福林任期,股指曾沖高到6000多點,后又大幅回落。

      相比證監會主席的“風口浪尖”,尚福林在銀監會的5年未有此前“波瀾起伏”。

      一家由銀監會監管的金融機構高管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2011年末尚福林就任銀監會主席時,正好趕上商業銀行股改的末期,當時大型商業銀行幾乎都已經通過剝離不良、股改上市等方式,走上了健康良性發展的軌道。

      銀監會數據顯示,截至2011年底,銀行業金融機構資產總額113.3萬億,比年初增加18萬億元,增長18.9%。2011年銀行業金融機構實現稅后利潤1.25萬億元,同比增長39.3%。同期,銀行業金融機構不良貸款余額1.05萬億元,比年初減少1904億元,不良貸款率1.77%,不良率和不良額都是“雙降”的。

      經歷了十年的黃金時期,彼時的銀行業資產規模快速擴張,利潤增速處于較高水平,不良保持在較低水平,是最為“舒服”的時間點。

      2012年以后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

      除了宏觀的環境,銀行業自身也面臨著經濟增速放緩帶來風險上升,利率市場化的推進利差進一步收窄,互聯網金融興起使得金融脫媒進一步加劇等問題。表現在上市銀行報表上就是,短短兩三年時間,銀行業的資產增速放緩,利潤增速從20%以上下降到個位數甚至2%以內,不良貸款余額和不良率連續十幾個季度增加,關注類貸款大幅提升。

      前述高管也表示,“尚福林走馬上任時,他主導的銀行業看似風平浪靜,實則暗流涌動。地方政府融資平臺、房地產、影子銀行,哪一個處理不善可能都是‘火藥桶’”。

      曾被稱為“救火隊長”的尚福林,面對這些風險也是見招拆招。比如,影子銀行規模快速發展的時候,信托業務也是一路高歌猛進,超過保險成為僅次于銀行的第二大金融業態。監管的做法是緊急踩剎車,嚴格監管,實行穿透原則,讓影子銀行逐步回歸表內。

      近年來,隨著實體經濟的下行,銀行的貸款客戶中,風險逐漸由小微企業向大型民營企業和央企蔓延。2016年,銀監會推出債委會制度,并逐步向全國推廣。要求各銀監局和地方銀行業協會協同,通過債委會的決策機制,加強債權銀行之間的溝通合作,實現共同進退,防止盲目的“抽貸壓貸”,這樣就避免很多的風險事件和銀行業不良的繼續攀升。

      一家來自四大AMC的人士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債委會是尚福林力推的。法律中只要在企業進入破產程序時才有成立債委會的規定,但是現在不用等到破產了。暫時遇到困難的企業,正常經營的企業只要債權人較多或者債務規模大都可以成立債委會,提前協調各債權銀行的利益,相當于把風險處置的程序前置了,可提前化解一些大型企業可能存在的風險”。

      “尚福林的性格一向低調沉穩,謀定而后動,很多事情都是想清楚了再做,不急不慌,步履從容。”某銀監局人士這樣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尚福林自己也曾表示,全面深化改革要“蹄疾而步穩”,看準了的事情就要堅定不移地干。我們堅持謀定而后動,積極穩妥推動銀行業改革開放。

      尚福林給外界的印象一直是個謹慎的人,也許是多年的監管工作經歷使他養成了低調內斂、按部就班的穩健作風。

      銀監系統人士也表示,尚主席開會時很多時候都是聽大家的意見,很少發言表態。他更多的時候是做得多,說得少。

      某金融機構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民資進入銀行業的口號提了很多,但真正實現民營銀行落地。實質打破民資進入銀行業的“玻璃門”和“彈簧門”是在尚福林任內。

      2014年,銀監會首次批準了深圳前海微眾銀行、溫州民商銀行、天津金城銀行、上海華瑞銀行、浙江網商銀行5家民營銀行的籌建申請。此后確立了民營銀行申設的五項基本原則,并進一步推進民營銀行設立的常態化,“成熟一家批復一家”。

      銀監會發布的最新數據也顯示,在尚福林執掌銀監會期間,銀行業的資產總規模翻了一倍。目前重點領域風險管控得到加強,銀行業總體保持穩健運行,截至2016年末,我國銀行業金融機構本外幣資產總額為232萬億元,同比增長15.8%,較2011年的113萬億翻了一倍。

       

      責任編輯:王娜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二十二选五开奖结果